更多服务
美国名校博士讲述课堂“操作说明书”
作者:admin 来源:新浪教育 日期:2014-03-31 浏览

四年半前我初来美国,时差还没倒过来便参加了所在的利伯缇大学的教学培训,开学后将负责教授本科生人际交流和公共演讲基础课。负责培训的教授很干练,有多年教学经验,警告我们这些新手不要想着跟学生做朋友,要保持一种职业的师生关系。

  她拿我做例子:“杜刚从中国过来,在美国没有朋友,他可以去自己的学生中找朋友吗?当然不可以!如果你们不想找麻烦的话。”大家听了都笑了起来,我稍有些尴尬,不过这个道理我明白,毕竟来美之前我已经做过三年教师了。接着她说:“况且你们已经有了最好的朋友,它叫做Syllabus(课程纲要)”。

  即使这个概念再陌生,过了第一周也会明白个大概。开学第一周被称为“纲要周”(Syllabus Week),第一节课前就会收到各科教授发来的纲要,我也按照要求将所教课的纲要发给了学生。

  于是第一节课除了师生互相认识外,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共同研究该科目的纲要。

  课程纲要大同小异,少则一两页,多至十几页甚至更多,有相似的结构和元素,包含教科书目/阅读书目、学习目标、成绩结构、评分标准、功课任务及具体要求、学科政策(包含考勤、迟交功课等)、学术政策(处理作弊抄袭的政策等)、学校资源(比如写作辅导、心理辅导等)和时间表(包括每课内容、功课截止日期)等。

  从纲要内容来看,它很像一件产品的说明书,告诉学生怎么上这门课,要做什么事情,什么时间做,怎么做,可以做什么,不可以做什么。这样学生和老师对这个科目的理解就能在同一个层面上,避免了很多因要求模糊造成的问题。

  所以第一节课,作为老师的我们会跟学生强调,如果他们有任何问题,先查看纲要,找不到答案后再来询问。

  我在国内读大学时,没有任何一门课有这样的文件,可以清晰地告诉我那门课的期望和标准,大部分相关事项都是老师第一节课口头讲述,难免会有很多重要信息缺失。后来和一些朋友交流,得知几所国内名校的少数课程确实提供了课程纲要,这些课程以外教授课为主。

  纲要不仅仅是一份说明书,而且也是一份契约。当我在第一所大学教传播学基础课时,课程纲要最后一页是一份合同签署页,上面写着:“我已经阅读和明白这份课程纲要的内容和这门课的要求、期望和政策,而且我会遵守以上要求。”然后学生要签字交给授课老师。这就是培训时教授说它会是我们好朋友的原因。

  假设在学期中学生因为一些问题要挑战老师,比如迟交作业,老师可以简单地说,“纲要已经写明白了迟交作业是0分(或者是其他评分标准),并且你也签署了合约,这表示你知道和接受这样的政策。”现在我在的乔治梅森大学,传播学基础课主任每次培训时都会一再强调:“课程纲要可以保护到你们,只要你们坚持上面的要求,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  作为一份契约,保护的不只是甲方,也包含乙方,也就是说纲要同时需要保护学生的利益。比如纲要上已经写明了学期当中要完成的功课,老师就不能随便再加别的任务。学生知道他们这门课要写几篇论文,甚至知道每篇要写几页。如果老师心血来潮做出改动,学生就可以拿出纲要来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 当然作为甲方的教授,通常会在纲要的末尾留一行字,阐明保留修改纲要的权利。比如我在用的课程大纲末尾就有这么一句,“你的老师保留在学期中修改纲要的权利,并可无需通知。” 然而这行字并不是赋予教授“最终”的权利,更大程度上是为了保险起见,在极端情况下(与学生的纠纷升级,牵涉到家长或者上级领导)可以保护自己。

  通常教授不会随便行使这项权利,因为他们明白纲要的契约性质,因而学期当中的一些改动都会取得学生的同意。这种契约精神也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,契约在美国政治、经济以及生活当中都起了重要作用,人们对契约尊重和遵守的同时也保护了自己的利益,形成一个有良好关系的社会。